1. 首页
  2. 腹黑宠文

重生之嫡女妖娆 第二十二章 书房姨娘再设毒计

墨雪琼见事情无法遮掩,忙哭哭哭啼啼把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

原来墨雪琼来到墨雪瞳院子的时候还真看到墨雪敏在泡茶给司马凌云喝,两个人眉来眼去看起来暧昧的很,墨雪琼立时妒意冲上。

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质问墨雪敏,最后火大的推了墨雪敏一把,而后两个人一起摔倒在地,弄得一身狼狈……

墨化文气的头顶冒烟,四女儿自来不象样他知道,想不到今天这个大女儿也如此失了体统,带个外男进自己妹妹的院子不说,还跟人家如此暧昧的相处,她的名声还要不要。

“去,都给我回自己的院子,把女戒给抄个三十遍,抄不完就不许出院子,各自随身的丫环各打十杖,连个主子都看不牢,要你们何用。”墨化文咬着牙恨声道。

顿时跟着墨雪敏墨雪琼两个人的丫环婆子都站不住,吓得扑通通全跪了下来。

“父亲,能不能饶了她们,此事跟她们无关。”墨雪敏向墨化文磕了个头道,语气里全是怜怜悯之意,连跟着墨雪琼的几个人都感激的看着墨雪敏。

墨雪敏真是不放过一个表示她温婉大度的机会!

“父亲,就依了大姐的意思,饶过她们吧,大姐素来亲厚,最见不得人受苦。”墨雪瞳伸手拽拽墨化文的衣袖,低低的道。

她的话,句句都象是在为墨雪敏辩护。

只是这话这时候说起来,更让墨化文火上浇油!

素来亲厚,她还素来知礼呢,怎么不见她今天也知礼一些!墨化文当下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恼怒的道:“一人再加十杖。”

立时众人看向墨雪敏的目光怨恨起来。

又是墨雪瞳这个小贱人坏事!

墨雪敏跪在地上,十指紧握,修长的指甲的刺入手心,眼里闪过狠戾之色,脸上却露出柔顺的笑容:“是,父亲,这次是敏儿想错了,请父亲原谅敏儿,敏儿一会回去,立刻焚香净衣,把女戒抄个五十遍,以后再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见她态度良好,眼眸间尽是悔意,又心悦诚服的放罚,墨化文稍稍顺气了几分,但是想起她有破坏妹子闺誉的嫌疑,眸色又沉了下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她退下去。

墨雪琼还想说几句,被她身边的墨艳拉住,心不甘情不愿的气呼呼的跺了跺脚,也退了出去。

等众人都退了出去,墨化文安慰了墨雪瞳两句,出了清薇园。

待得院子里收拾好一切,墨兰才重新替墨雪瞳泡了一杯茶,送了进来,把事情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起,原来许妈妈往外书院急匆匆跑的时候,经过墨雪琼的园子,墨艳出来拉住她问为什么跑的这么急。

许妈妈就说大小姐陪着镇国侯世子在三小姐的园子里,两个人己等候了两个时辰了。

墨雪琼素来对司马凌云有意思,墨雪敏私下里也曾经向她保证过不会跟司马凌云之间有什么,想不到两个人孤男寡女的呆在内院,长达两个时辰,墨雪琼怎么能忍得下去,立刻怒匆匆带着人进了清薇园,而后的事发生的就自然而然起来。

有这么一个尖刻莽撞,又充满嫉意的墨雪琼在,墨雪敏手腕再如何高,也会被染得一身腥。

“小姐,刚才为什么不说是大小姐把您有琴谱的事传给镇国侯世子听的?”墨荷送过香巾,让墨雪瞳擦擦手,不解的侧头问道。

刚才她就守在门外,里面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大姐不承认,司马凌云不说,又有谁能指证她,说出来只会让父亲不悦,这样很好,没有证据就是最好的证据。”墨雪瞳淡淡一笑,抿了一口茶,把茶杯放在桌上,悠然看墨兰摆弄放在窗口花瓶处的一盆花。

她是没有证据,但是她有琴谱孤本的事,知道的人府内不会超过四个,只有当时一直服侍在娘亲身边的方姨娘才知道那本琴谱孤本的事,外人又从何得知,父亲久愈政治,历经宦海沉浮,而后又能在百官中脱颖而出,当然明白这点道理。

墨荷没听明白,愣了半响,才眼睛一亮,乐了!

墨兰放下手中的花瓶笑着过来推了她一把道:“还不快去给小姐拿车上的行礼过来,老太君可送了好多东西给小姐。”

“啊,对,小姐,奴婢马上去拿。”墨荷一拍头恍然大悟,也不再纠结,转身跑了出去。

方姨娘的梨华园!

方姨娘气的抓起手边的一个瓷器狠狠的扔在脚下,怒道:“那个小贱人怎么跟大小姐闹起来的?”她刚才不在内宅,才从外面回来,就听李嬷嬷说起墨雪敏受罚的事,怒不可揭的就想去找墨化文,被李嬷嬷死命拖住。

“四小姐是听说大小姐去了清薇园才跑去的。”李嬷嬷的人早就打听清楚,立刻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出来。

方姨娘慢慢的冷静了下来,看着空落的门口,眼里闪过幽冷的光芒,半响忽然问道:“那个小贱人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

“不会的,当时三小姐不在,不可能知道院子里发生的事。”李嬷嬷是方姨娘的心腹,知道方姨娘说的是墨雪瞳,当下接口道。

“那为什么,这次这小贱人回来,给我感觉不一样……”处处制了先机,先是城门口,敏儿的失利,接着自己“伤势”的败露受责,尔后竟然连冷静的敏儿也中了招,怎么看怎么觉得怀疑。

“姨娘多虑了,她一个失了娘亲的孤女,又哪有胆子跟姨娘和大小姐争什么,最多是仗着辅国公的势头多蹦答几次,哪里能直正的算计到姨娘和大小姐,这几次只是她运气好而己。”李嬷嬷实是看不上墨雪瞳的,见墨雪瞳进了府也没多厉害,早就忘了当日之耻,以为她当日就是因为辅国公的人在边上才如此强势的。

“哼,也是,这个小贱人就让她蹦答几天,世子那边,你有没有派人去?”方姨娘阴阴一笑。

“早在世子出去的时候,老奴让人跟偷偷跟世子说了,世子保证他那边万无一失,再不会出今天这样的纰漏。”李嬷嬷得意的道,姨娘设下的事早就己经定下,今天的事只不过是预先让老爷心里有个数而己,等三小姐事发出来,老爷也就会依了姨娘的心意办事。

想不到这件事竟然出了差错,连大小姐也受牵连受罚。

但是只要姨娘的计谋成功,三小姐就会承担所有的责任,大小姐自然会无事。

“小贱人,看她还能蹦答几天。”方姨娘阴笑道,忽尔一下子指了指左边,恶狠狠的道:“那个小贱人也得让她吃吃苦头,竟然敢跟敏儿打闹起来,坏了敏儿的事,明天叫人去支使晴姨娘多做些事,也省得她把个小贱人教嗦的这么蠢。”

“是,老奴明天就让人去办。”李嬷嬷心领神会,嘿嘿笑道。

第二天一早,墨雪敏亲自下厨房做了几样可口的饮菜,让墨荷放在食盒里,往墨化文的书房而去,她早就得知,昨晚墨化文根本没回内宅,直接宿在外面的书房,这时候正是下朝的时间。

上辈子,她专门牵挂着司马凌云,所以连他下朝的时间都记得很清楚。

果然,墨化文下朝回来,也没回内宅,只换了件便服,皱着眉头坐在公案前处理公事,看到门口探出墨雪瞳甜美温柔的笑脸,脸色不由的放松了下来。

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墨雪瞳一件件的拿出粥菜,绝美的小脸看起来跟洛霞竟有七八分的相象,一时宛如看到洛霞,曾几何时,她也曾如此做了粥点,温柔的替自己摆放在桌案前,可是如今却……

“父亲,可以用粥了,父亲到现在还没用过早点,瞳儿可是打听清楚了,瞳儿不管,今天一定要父亲赏脸,尝尝瞳儿的手艺如何!”墨雪瞳回头娇嗔道。

“好,好,父亲一定尝尝瞳儿做的粥菜。”墨化文连连点头,双目含泪。

“那父亲快尝尝。”墨雪瞳塞了一双知道筷子在墨化文手里,甜甜的道。

“三小姐可真是孝顺,婢妾还是来晚了。”门口一声妩媚的声音传来,打扰了父女之间的温馨,墨雪瞳抬眼看去,正看到方姨娘娇娇媚媚的捏着帕子行来,身后李嬷嬷也提着一个食篮,显然也是为墨化文送早点来的。

“你来做什么?”墨化文当场冷下脸来,看到方姨娘就想起墨雪敏昨天干的蠢事,他又怎么会高兴得起来。

“婢妾听说老爷下朝来,什么也没吃,就特地去厨房弄了些吃的,想不到还是三小姐更有心,早早的备下餐点,老爷,三小姐这么孝顺,果然是老爷之福。”方姨娘脸色真诚的夸奖道。

这话让墨化文的脸色缓了下来,淡淡的道:“既然来了,就一起坐下吃吧。”

再怎么着,她也算是半个长辈,管理着自己的内院,不能让她太在小辈面前没脸,虽然想到她骗了自己,心里扎了根刺,但想到她为着府里的事操劳那么多年,这气就一时生不起来。

墨雪瞳当然不相信方姨娘是诚心来夸奖自己的,但还是脸带微笑,站起身,请方姨娘入座。

“瞳儿自然是个孝顺的,如果敏儿也能这么孝顺就不用我操那么多心了。”墨化文喝了口粥,淡冷的道。

“老爷,婢妾今天正是来替敏儿交女戒的,还有一件事,敏儿请老爷勿怪,她一时没办法完成了,不知道能不能三小姐能不能帮她敬一番孝心。”方姨娘笑着从怀里拿出一叠女戒来,上面公公正正的字体,就知道抄的人很尽心。

这么一叠足足有十张,照正常的速度,墨雪敏绝不可能抄掉十张的,除非她一晚上没睡,整整抄了一夜。

墨化文沉默了,过了一会才问道:“她还有什么事需要办?”

“敏儿曾想去城外的报恩寺,替夫人祈福,原定的是明天,可就算敏儿不吃不睡,这三十张也是抄不完的……不知道三小姐能不能替敏儿去一次呢?”方姨娘为难的道。

果然,竟然在这里等着自己!墨雪瞳心头冷笑。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272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