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腹黑宠文

冥家传之狐 第五十三话 初次流泪

南寒之地,四处一片雪白,一处冰崖崖顶凸出的冰石上坐着一个人,那人穿着单薄的黑衣,微微敞开的衣领,黑发披散着,被冰冷的寒风吹的直飞舞,犹如明月的双眼深邃有神,高挺的鼻子,性感的嘴唇上一滴水正慢慢流到他漂亮的下巴然后到锁骨,俊美非凡,明明是极其寒冷之地,于他似乎没有半点影响。

冥夜将酒坛里的酒一饮而尽,身边都是满满的酒坛子,望着一望无际的冰海。

“冥夜……”冥道慢慢飞落到冥夜身后,看着满地的空酒坛子叹了口气,“你都在这里喝了一个多月了,还没喝够吗?”

冥夜没说话,将手里的空酒坛扔到崖底的冰海里,又抓过一罐喝了起来。

“小四的死,对你打击这么大吗?”冥道在他身边坐下,跟着抓过一罐酒,喝了一口,“还是……因为那只小狐狸?”

冥夜的手一顿,面无表情的看着冰海,过了一会才淡淡开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自有办法。”冥道微微一笑,伸手拍拍冥夜的肩,“冥夜,把小狐狸找回来吧,我看得出来,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很开心,我也明白你怕她会跟小四一样死于非命,但……”

“冥道,因为我的命宿,自小我就远离你们,因为你们是我的亲人。”冥夜低垂下双眼,眼里满是无奈,“而那些因我而死的人,我只是觉得愧疚麻木,因为我没有将不知道我命宿的他们赶走,就像小四,我几乎不怎么将他带在身边,但他还是死了。”

“冥夜,”冥道叹了口气,冥夜几乎不会回魔界,即使回去最多呆半个月。那些派去冥夜身边的丫鬟下人,的确一个一个死于非命,小四已经算是跟冥夜很久了。

“如果你还要派人来照顾我,我也不会拒绝,”冥夜闭上双眼,“但是,只有她不行。我怕了,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怕了,第一次怨恨我的命宿……”

“你……是不是……”冥道定定的看着冥夜的侧脸。

“小离还只是个孩子,太单纯了,我是她的恩人,她下山之后就一直跟着我而没有接触到其他人,”冥夜又灌了一大口酒,“离开我以后,她会遇到别人,就会发现她现在对我的依赖只是因为她只认识我而已,时间久了,她就会慢慢忘了的。”

“可是……”

“我也是,大概我一个人太久了,她的突然出现,让我一时忘了我的命宿,”冥夜自嘲一笑,“从没有人这样几乎寸步不离的陪我这么久过,我也只是……习惯了她而已,她也只不过是我空虚寂寞时逗弄的宠物……罢了……”

冥道叹了口气,“可是,她知道了你的命宿她还是愿意陪着你……”

“哈哈哈哈……”冥夜仰天大笑,笑声寂寥,“可是我不愿意。”

“你有没有想过,她或许是个例外,我算过她的命宿,”冥道一顿,“她命宿奇异,不在六界之中……”

“那又如何,”冥夜似乎不想再说了,往旁边一躺,也不理会自己身下是块大冰块,“你回去吧。”

“我跟你打赌,”冥道站起身,“她一定会来找你,就因为她单纯,所以一心只有你。”

那小狐狸两次去魔界,都是为了冥夜,那时候冥道就觉得无论冥夜去哪里,或许这小狐狸都会追在他的身后,这次也不例外,“如果这次,她能来南寒之地找到你,就别赶她走了,在这儿等她吧。”

‘叮,叮,叮……’令狐离低头看着腰间的铃铛,那边嘛。这一个月来,自己都是跟着这个引铃走的,满脑子都是冥夜,只要方向对了,这小铃铛就会响,一不响了就是走错了,抬头看了看南边,轻轻一点,乘风朝南边急速飞去。

有点冷,风大的很,吹的令狐离长发乱舞。地上空酒坛都快堆积如山了,令狐离捡起地上的一个空酒坛,腰间的铃铛响的很急,似乎还能感应到一丝丝冥夜的气息,“来晚一步了嘛。”

无力的在这冰石上坐下,令狐离看着一望无际的冰海,一脸疲惫,冥夜,你坐在这里的时候想什么了?有没有想到我?为什么不等等我?是不是我太慢了?冷风刮的脸上有点疼,令狐离突然觉得这里真的很冷很冷,冥夜在这么冷的地方呆了多久呢?世界那么大,要花多久才能找到你呢?可是……我现在就想见到你,很想很想……很想…

鼻子一酸,眼前突然一片模糊,一滴泪就这么从眼里流出,滴入在令狐离的手背上,令狐离错愕的抬起自己的手,哭了?

看着那上面的一滴水滴,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好苦好涩好酸,为什么不是咸的?眼里又是一热,眼泪就像雨一样,滴滴答答的落下,令狐离任由泪水打湿自己的脸,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冥夜,你在哪里?我想见你,我想告诉你,我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就算是死也不离开,你去哪了?

耳边传来一声叹息,令狐离一愣,泪眼婆娑的抬头一看,就见一个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那一刹那,令狐离就觉得脑子里一炸,急忙伸手紧紧的抱着那人的腰,就怕在慢一点,手在松一点,那人就会消失了般。

冥夜低头看着令狐离的脑袋,又叹了口气,原本打算不现身,等她离开,没想到听到她的哭声那瞬间,自己的动作比理智快一步动了起来,伸手摸摸她的头,“小离……”

冥夜的声音犹如天籁般传入令狐离的耳中,令狐离使劲的摇头,哭的红肿的双眼可怜巴巴的看着冥夜,“不要不要,我不要离开你……”

“……”冥夜将她扶起,轻轻擦掉她脸上的泪水,从没见她哭过,没想到她哭起来竟是那么楚楚可怜,叫人那么心疼,让人忍不住想抱入怀里,“别哭了……”

“呜呜……”令狐离的手还是紧紧的抱着冥夜的腰,委屈又无辜的看着冥夜,“我也不想,但它就是停不下来,我还是第一次流这东西……”

冥夜哭笑不得又心疼的伸手将令狐离的小脑袋压入自己的怀里,两个人就这么站在危险的冰崖边上相互抱着,寒风将两人的黑发吹的纠缠在一起。也不知过了多久,怀里的人才停下,只是轻轻抖着肩膀抽泣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fhcw/show/272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