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黄泉边上种百草 199章_夜幽门的由来

宁红杏虽然能帮助左飞千缓解她体内的寒毒,可对巫行宇的的寒毒,却无济于事。

异化人形以后的宁红杏,跟着主人走了萌女路线,经脉气息都转变的更加阴寒。

左飞千也是女子,并不惧怕宁红杏的同治之苦,可巫行宇修炼燕忧门的法系术法以后,虽然不用担心立即毙命,但实际上,是用寒毒将体内的毒素强压下去了。

宁红杏若是再出手,就会助长巫行宇体内的寒凉之气,起到雪上加霜的反效果。

“唉……”想法美好,可现实残酷。

杜若看着面色不算难看的巫行宇和意味深长的左飞千,长叹一声。

“巫行宇?是吧,以后我便和艾东一样,叫你巫十。杜姑娘,艾兄弟,我和他有些燕忧门的私事要交代……”

左飞千见巫行宇力气慢慢恢复,觉得不能再拖,当即就转身赶人。

杜若将还在抽噎的宁红杏抱起,与艾东退出了房门。

“杜姑娘,巫十真的能得救吗?”

虽然站在门外,艾东的一颗心却还拴在里面巫行宇的身上。

“左娘子既然能够稳住他的病情,说明她对这些毒很有经验,先等等看吧。”

留下一句不置可否的猜测,杜若回了自己房间。

这头,屋内的左飞千取出一册黄白封皮的卷轴,捏了半晌才递给巫行宇。

巫行宇双手接过,看到封皮,有一瞬的犹豫。

“左娘子……这是?”

“这是燕忧门的门主谱。”

示意巫行宇将它打开,左飞千点着顶头第一个名字,开始讲起燕忧门一派的发展史。

燕忧门,作为法系中后起的一派路数,虽然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但当年的祖师燕红,却是个鼎鼎有名的一方大能。

她执念不消,为报阳世恩仇,在此间等了五百年,终将最后一个有仇之人送上轮回大道。

而自己也因为寒毒发作,不久于世。

弥留之际,只来得及留下一册寒冰万毒诀,身死魂消。

这万毒寒冰诀,可压制万毒,自己却也不是个好的。

修炼的阴魂,从入门的那一刻起,就会在体内生出一颗寒冰之心,这寒冰之心,便是能够压制剧毒的关键,也是寒冰之毒的来源。

它会随着时间,融消因魂体内其他毒源,却也会在自身产生一种新的,更加难解的毒源。

每一个燕忧门人的寒冰之毒,表象看着都是寒气附体的模样,可实际上,他们体内的寒冰之心,都不尽相同。

“我不知道这寒冰之毒,能够支撑你继续活多久,又会生出什么更加恶毒的寒冰源毒,但我知道,这功法你一旦修炼,便不会立刻去命。”

见巫行云并没有因为她的解说有退缩之意,左飞千呼出一口气,有些感叹。

“原本,我是打算将这功法永远断绝在我这一脉,没想到又出现一个你。”

她取出记载着万毒寒冰诀的书册,递给巫行宇。

“你是我收下的第一个徒弟,也是最后一个徒弟。燕忧门,从来只传女不传男,这规矩,不会改。”

见巫行宇疑惑,左飞千挥手取出门主令,捏诀在手上重新改了几个字,递给巫行宇。

“你如今身体虚弱,拜师和传脉的仪式,就等你身体好些再补办。燕忧门不收男,那从今日起,世间就再无燕忧门。”

巫行宇看着接过来的令牌,不由自主的念道。

“夜幽门?”

燕忧门,由最后一代门主,左飞千,正式更名,夜幽门。

而巫行宇作为夜幽门第一代正式门主,此后数年,带着夜幽门的名头,在阴间打下了赫赫战名,成就非凡。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此时还是个小虾米的巫行宇,还不知道他日后的光辉事迹,他只知道,自己又逃过了一次生死劫。

给巫行宇略讲解了一番万毒寒冰诀的第一卷,左飞千这才去找杜若医治她自己的寒毒。

“左娘子,巫十,真的会好吗?”

宁红杏从进了屋,就一个人坐在窗前抽噎,她将巫行宇方才突发的情况,一大半都怪在自己身上。

若是方才不在百草鉴里随意动手,想必她还能压制住巫行宇体内的毒源,方才巫行宇一张脸由白转到黑红的场景,她到现在都忘不掉。

是她自己没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才差点耽误救治。

“红杏姑娘,我们身中奇毒之人,原本就是偷活,你的到来,已经给巫十和我带来了希望,我们对你,是感激。又怎么会因为你无力救治心生怨愤?你多虑了。”

恩将仇报之人不少,但那些人,大都都是将恩情当作理所当然才会索要无度、酿下惨剧。

左飞千这一生,虽然也是一条复仇之路,可谁恩谁仇,她看的明明白白。

宁红杏被她安慰,好转很多。

“咦?杜姑娘呢?”

左飞千原本还想说什么,扭头没发现杜若的影子。

宁红杏一个激灵,想起杜若走之前的叮嘱。

“左娘子,寒毒,要紧。若若叮嘱了的。”

本就是为了医治寒毒而来,左飞千也不再好奇杜若的去向,将宁红杏带去了她的房中。

此时消失了的杜若,自然在百草鉴里。

“你确定要先投降?我之前可说过了,你投降,就得连着宁红杏的那份儿土也一起刨了。”

在护罩里关过多半日的裂石禁轮木,大名四虎,恩恩恩的又点了三次头。

“还有,四虎,从今天起,不准你再说引灵花语。我知道你可以学会我的语言,引灵花语沟通不便,就算你忘不掉老朋友,日后也不要随便再说了。”

每日拼命记一本她不怎么会用到的东西,杜若觉得很惆怅。

见四虎想反驳,却又如鲠在喉的模样,杜若心下一阵畅快,将两个锄头都递给四虎。

“你既然自己跟过来,我就不赶你走了。只是我这里虽然吃食无忧,规矩却不少。那一片。”

见裂石禁轮木听到不会被赶走,眼中只有喜意,杜若心中升起一丝窃喜的温柔,她指向前方被护阵保护着的升仙草一片,继续说道。

“那片,是很重要的地方,我知道你如今有跨界之能,但是没我的允许,不要随意进去。”

虽然他想进去也进不去,杜若觉得她还是防患于未然比较好。

见四虎又恩恩的点着脑袋,杜若再不忍心指派什么活计,将它挥去收拾之前被捣成一片混乱的土地,转身去找三只葫芦娃。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522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