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嫡女权妃 第四十六章 挑拨

男童对于众人的大礼似乎还有些不习惯,他侧了侧脸,露出了脸上的一道疤痕。

灰衣人们行完礼,准备离开。

男童又开口道:“我要姐姐留下。”

领头的灰衣人诧异地看了男童一眼。

男童抬起小脸,带着笑说道:“我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绝不能让她带走姐姐。”

后几个灰衣人互望了一眼。

领头的那个灰衣人浅笑地道:“如您所愿,属下告退。”

轻风吹过,勾起白色长帘微微晃动,男童起身,将人送到院口,他停住,凝望着院外,已是深秋,万物肃杀之时,他突然很想念姐姐曾经身着的那条翠绿色罗裙,那鲜嫩的颜色,叫人格外怀念。

李氏觉得一阵心神不宁,她刚想和母亲再说说话,门外,丫鬟们来禀告了。

“老太太醒来了,请您过去。”兰儿领着石菊,与李氏和李家老夫人行礼。

木氏脸上闪过一丝轻慢,她浅笑着问向石菊道:“亲家老太太大概是病了许久,家里事多少有些不知了。”

李氏连忙开口道:“母亲,老太太正在病中,我担心您身子,您还是在这里等我吧。”

说着,她轻轻地拉了拉木氏。

木氏明白女儿怕是王家老太太这病冲了自己,心中一片熨帖,点了点,开口道:“赏。”

自有丫鬟上前,给报信的石菊一个荷包。

石菊捧了荷包,低着头,默不作声地行了礼,便守到了门口。

李氏眯了眯眼,她晓得母亲是不知道石菊的身份,这赏赐只是凑巧了。

石菊自打服侍王家老爷王远服药、王远却身死后,她就从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位子掉了下来。

王家两位主母都不耐烦看见她,偏偏她签的又是死契。

老太太想到石菊曾做过自己的贴身人,怕发卖了面上不好看,便留了人在身边,只不过再也不愿意重用她了,只叫人在院里做些琐事。

李氏也本想把石菊发卖了,但石菊为人稳重,平日里也多少向着东院,李氏顾忌她是老太太的身边人,怕她知道不少王家私事,于是以她服侍过老爷的名义,将石菊提到了通房的位置。

然而这一提,让老太太万般恶心,她每每想到自己儿子王远就是一口口喝了这个石菊亲手服侍的汤药,最后才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过世的,心火就不觉旺起来。

剩下的人瞧见石菊失了宠,却得了个更好的待遇,心中难免不服,有的自然就会过来踩一脚。

万幸的是,石菊与老太太如今跟前的得意人石竹交好。于是,有的大丫鬟们可以指挥石菊做事,小丫鬟们却只敢摆脸色。

石菊领着通房的月例,却做着小丫鬟的事,她越来越沉默了,连石竹也不知道她有时在想什么。

李氏还没进主院,已有灵巧的小丫鬟跑过来说了下老太太屋里的情形。

她眉头一皱,又复笑了笑,命身边人赏了小丫鬟,把步伐走得更慢了。

老太太等了一会才等到人,心中已有不耐,但想到要事,她到底又忍下了。

当看到李氏进屋,身后又跟着自己极不喜的石菊,老太太还是把脸放下了,喝道:“李氏,你现在还是王家的儿媳妇,怎么,我这个婆婆,请不动你吗?”

李氏环顾了四周,侍立的丫鬟们纷纷低下了头。

于是,她也不恼,满意地勾了勾嘴,自顾自地坐下道:“老太太您先前在病了,有所不知,我娘家兄弟到了,我这做儿媳的,也当为王家挣点脸不是,于是就忙不过来了。”

李氏不顾老太太越发阴沉的脸,捂着嘴笑道:“您也知道,我大哥是六品官职,还有我三弟,年少贪玩,虽是进士,却不肯授官,在京城里倒也平白得了点名声。”

她扫了扫老太太身后的屏风里似有似无的人影,又笑着补充道:“这次,我那两位兄弟,是扶着我母亲一道来的,只是当时您……”

老太太听着李氏先前猛夸自己兄弟的话,已是额头青筋暴露。在她看来,李家再好,对自家的帮助也只会应在长孙王材身上,况且他们执意逼自己放走李氏,对于有着这样一位生母的长孙,她的宠爱也消散了大半。

但听到李家老夫人也到了王家时,老太太止不住的惊愕,她努力摆出了欣喜的表情,带着责怪的口气问道:“那怎么不把你母亲一道请来。”

说完,她恶狠狠地扫过身边的丫鬟们,好!很好!老身竟是养出了一群白眼狼,往日里可老身可没亏待过你们的,竟敢一个个欺上瞒下!

李氏笑盈盈地回道:“老太太,您不知,我母亲赶了长路,她到底年纪在了,有些水土不服,我就命李嬷嬷先服侍她睡下了。”

老太太突然想到曾经与亲家的初见,这位李家老夫人傲慢地扫了扫自己,像是在打量一件货品的场面,很是不好说话,于是马上庆幸那位没一起过来。

她叹了口气,慈爱地笑道:“这人上了年纪,总是容易犯困,这时候呀,最该含饴弄孙了。”

老太太见李氏保持笑容不说话,便犹豫了一下,挥退了身边人。

李氏也很配合,一个眼色,跟来的人也都离开了。

待门合上,老太太闭了眼,喝道:“孽障!还不出来!”

屏风后,一个身影扑了过来,一下子跪倒在了李氏跟前。

李氏看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小孙氏,视若无睹地自顾自倒茶。

老太太见了,又骂道:“还不给你主母奉茶!要你何用!”

小孙氏连忙起身想帮忙,却连茶杯都没碰到,脸上涌出了一丝恨意,只能垂着脑袋直直地站在了李氏跟前。

李氏故意躲开小孙氏的触碰,她慢慢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瞧着小孙氏不甘的样子,浅笑道:“想来不敢劳驾孙姨娘,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这话一出,老太太苍老的脸上闪过痛苦,小孙氏的也一下子苍白了面色。

李氏笑眯眯地与小孙氏对视,说道:“若你想服侍,不如去给老太太奉茶吧!”

小孙氏不留痕迹地退了退。

老太太听了这话,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开口道:“就是我平日里头太宠着她,把她养成了一副不知好歹的模样!但燕娘这孩子,本心是好的,这次是听了人挑拨,才犯下如此大过的。”

这几句没头没脑的话,屋里其他两人却都听懂了。

小孙氏心里不情愿,但想起老太太的叮嘱,又“扑通”一声硬邦邦地跪在了李氏面前,只是,她往常下跪挺得直直的腰,这次却软了。

李氏一阵发恨,这孙燕娘本心好?就敢动手要自己才八岁女儿的命,只不过自己女儿命大,她孙燕娘偷鸡不成蚀把米,倒把那个奸生子赔上去了。这次若是不治罪要了她的命,天知道这毒妇下一次会不会把手再伸向自己的材哥儿和囡囡。

她不敢深想,用力吸了口气,有些后悔没把母亲一道请来,有母亲坐镇,想必老太太也不敢厚颜说出这些话来。

李氏抬头,直直地看向老太太,却见老太太脸上蒙着一层青色,样子不大好。

她不由心中警惕,斟词酌句地道:“老太太,按说这等大事,我不该插手。”

见老太太脸上泛出欣喜神色,李氏心中嗤笑,又说道:“这已是涉及到了人命,我想还是请族里面审判吧!”

小孙氏听了这话,整个人都趴下了。

她突然痛哭出来,却因为之前的教训,不敢冒出什么“疯言疯语”来,只把自己一点点挪向老太太。

老太太见小孙氏这幅凄惨的样子,心中一叹,望向李氏道:“你是知道的,她这次是真的被人挑拨了,也已经受了足够的惩罚。你就饶过她,当是为孩子们积福吧!还有那两个小的,目前为止,还叫你母亲呢!”

李氏似乎也受不了老太太的目光,她微微垂着头,说道:“老太太,孙姨娘,你们不知道吧,我也命人审问了刘姨娘的丫鬟,她们可什么也不知,这挑拨一词,还是慎用!”

她又望了望哀哀哭泣的小孙氏,说道:“况且,刘姨娘得知了此事后,亲自来跪求我,表示愿意把二小姐三小姐视为己出,会好好待她们的。我想着刘姨娘服侍老爷时日最久,膝下又没有儿女陪伴,她此次如此诚恳,为了王家子嗣宁可不顾宏愿出佛门,这等情谊,我也不忍心拒绝。”

说罢,李氏行了礼,转身离开了。她知道,老太太身边的丫鬟们只知道结果,真相,只有刘氏身边那两个丫鬟和自己身边的嬷嬷们等晓得,当然,还有她自己和女儿王楠华。

小孙氏在李氏离开后已是完全崩溃了,她死死抓住老太太的衣袖,哭喊道:“夫人这是要我命啊!要我一命抵梓哥儿一命我也愿意!可怎么能让刘氏那贱婢来教养我那两个苦命的女儿啊!老太太”

她大声咒骂着刘氏,几乎哭晕了过去。

老太太也很烦躁,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在侄女燕娘的哭泣中慢慢消耗。刚刚与李氏的那番求情,她已经摆低了姿态,可对方就是不领情。

老太太心中恨着所有人。

她恨小孙氏的胆大妄为,恨李氏的冰冷无情,恨李家的咄咄逼人,恨刘氏的阴险狡诈。

想着想着,老太太也开始恨自己的儿子王远,为何离世那么早?为何?

王家又匆匆请了大夫上门,为王家老太太诊治。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5222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