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这个皇子,本宫罩了! 第十四章 脱颖而出

一皇子哈哈大笑,戏谑道:“燕昭他不是什么?在谢小姐眼里连条狗都不如,纵然被羞辱,还不是摇着尾巴跟上去,皇子当到他这种程度,真是无囊!”

“你……”燕和气的脸色发白,却无话反驳。

谢风华拉着燕昭,甩了众人一大截。小手钻进他袖子中,拉着他的手,叹息道:“燕昭,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干大事的人!”

前世燕昭谋反,势力可与皇帝抗衡,今生也定然不会差的。

燕昭被她握住的手传来一丝温暖,她小手温软,只牵着他三根手指的,模样也不过一孩童。

只是这孩童却与先前变化极大,适才不仅替他解围,还未让他引起旁人的注意,可谓处处为他考虑。至于这句成大事……

他语气略带叹息:“谢小姐,隔墙有耳。”

宫路上虽只有他二人,但谁知这话会不会传到旁人耳中。

谢凤湖略微诧异,抬眼看向他:“你不相信我?”顿了顿,“还是生气了?我适才那话不过是……”

“谢小姐,我如何有资格生气?”燕昭语气淡淡,也无颓然,“我父亲这一支血脉衰落,我自幼便在这种环境中长大,早已习惯。”看她一眼,薄唇微动,却未再说什么。

谢风华微怔。燕昭的父亲曾经当过皇帝,只是后来衰败,去世之后,他便遭人冷眼,且为谢照所忌惮,只是他太过隐忍,女帝逐渐打消疑虑罢了。

思及此,心口莫名发闷,道:“日后便好了。有我在,无人可欺负你,只是这种场合必不可少,你还要隐忍一段时间。”

燕昭嘴巴微张,眼前女孩目光灼灼,眸子清澈干净,笑容亲和真诚,如撕裂黑暗的第一缕阳光,明亮亦温暖。

她屡次帮助自己,是另有目的还是……

见他未回应,谢风华也大致可以想到他是何想法,也未追问:“我们先过去吧。”

燕昭走在后面,目光顺着被她牵着的手看向她的背影,眸子微沉。

御花园。

残月西斜,繁星点缀。

盏盏孔明灯升起,有提上诗词的,有在其上作画的,唯有一盏,如一含苞待放的莲,粉白花瓣,在烛光照映下,炫彩夺目。

谢照站在众人前方,仰望那盏花灯,面露惊艳:“那是谁做的花灯,怎么像花似的。”

众人亦惊叹不已,孔明灯在他们认知中很是平常,做出这等新颖的还很少见,这盏等无疑夺了所有人的眼球。

燕和满心欢喜的走上前,略微低头:“回皇上,是侄女所做。手艺笨拙,还望皇上不要嫌弃才是。”

一想要讨好齐王的臣子在下面恭维:“郡主这花灯可比其他花灯出众的多,皇上叫你过来是要奖赏呢,哪会嫌弃。”

此言一出,燕和不动声色勾起唇角,那天羽神石,必然是她囊中之物。

谢照环视过众人,未见到谢风华,且众人皆赞赏燕和所制作的花灯,即便她想徇私舞弊也是不成了。

她朝身旁宫女看一眼,后者招招手,另一宫女托着托盘上前。

燕和眼睛放光,欢快上前两步:“多谢皇上赏……”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莫不是凤凰飞来了?”

一道惊呼猛然响起,众人齐齐朝天空望去。

一只金凤凰飞来,闪烁金光,顿时所有花灯连陪衬也不如。“凤凰”朝谢照飞来,在众人头顶掠过。

这下众人才看清,哪里有什么凤凰,那不过是一花灯!

“天,我还以为是活的凤凰。”

“这花灯是谁做出来的,太像了。”

谢照眸光闪亮,神色满意且赞赏:“来人,去寻制作这花灯的人。”

“姑母!”一团粉色从不远处小跑过来,随着她跑动,凤凰在空中舞动。

谢风华走到近处,将手中绳索交到谢照手里,“姑母,风华未准备您的礼物,便将这凤舞九天的花灯送于您。您乃九五之尊,本便应当遨游九天之上,这花灯与您的身份正合。”声音清脆如铃,笑颜如花。

谢照合不拢嘴,尽是满意之色:“风华长大了,知道孝顺姑母了。来人,将漠北进贡的水光绸缎送到谢府,姑娘家穿着马虎不得。”

皇帝一个高兴,赏赐如云。

水光绸缎乃是漠北王上挑选最好的绸缎送来,雪狐皮所制,价值连城,且经加工后,美不胜收。

燕和脸色一白,谢风华!那赏赐本该是她的。

燕仲上前半步,从后面将她拉到身边,低声道:“莫要失了分寸。”

岂料燕和甩开他的手,冷哼一声:“不过个手串罢了。”一字一顿,咬着字吐出。

毫无疑问,谢风华博得女帝欢心,且花灯着实征服众人,名副其实。

谢照将花灯交给宫女,亲自拿下天羽神石,交到谢风华手里:“风华,按照比赛规则,这手串是你的了。不愧是我谢家女儿,足够出色。”

谢风华眼底掠过一丝异色,余光瞥见燕氏子弟。谢照夸奖她时带出谢氏,明摆着看低了燕氏。

当下只道谢,并未再张扬。

谢风华拿着天羽神石在燕昭面前一晃,最终收入囊中:“燕昭,这手串我带回去。你没意见吧?”

燕昭被当众询问,怯懦的后退半步,慌忙摇头,低声道:“没……”

谢照亲昵的牵起谢风华的手,轻点她鼻尖:“风华,你这性子霸道些了。”话虽如此,却半分责备也无,余光都未瞥向燕昭,“好了,你也玩的尽兴了,我们回去吧。”

谢照牵着谢风华走在最前面,天羽神石佩戴在后者手腕上,后面多少人眼红,却只能干看着。

燕仲单独走在一侧,注视着谢风华的背影,眼底掠过一丝阴鸷。

回到殿内。

燕仲转动着酒杯,遥遥敬向谢风华,款款道:“恭喜谢小姐的花灯脱颖而出,”说罢,一饮而尽,“我知道一处宝地,景色极美,不知谢小姐何时赏脸一同前去?”

这话问的婉转,却让人拒绝不得。

话一出,殿内寂静无声。

燕和犹如吃了死苍蝇,脸色铁青,谢风华适才让她难堪,转眼皇兄便发出邀请,将她和燕氏放在何种境地?

又一才杰起身道:“素闻谢小姐喜欢养鸟逗趣,在下昨日在城外捉到一只奇鸟,羽毛彩色,还通人语,晚些便派人送到谢府,还请谢小姐笑纳。”

一个个青年才俊皆是长了脑子的,谁人看不出谢照对谢风华宠爱有加,毫不吝啬,攀上谢风华,可谓一步登天。

谢风华素手端着茶杯,小脑袋靠在椅子上,眼底隐现几许讥讽。这些人打的什么鬼主意,她会不知?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5221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