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重生之一品巫女 第一百零一章 放下执念

待红湮被侍卫拖离大殿后,茗容小声唤醒已 失神的明帝:“明帝哥哥...”

魔王冷漠得开口道:“仪式继续!”

“是!”司仪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夫 妻对拜!”

明帝与茗容二人面对面,双手拱手作辑,双双弯腰行礼。

司仪吩咐道:“上酒!”

一位侍女呈上两杯酒杯,明帝与茗容各取了 一杯端在手中。

“殿下与王妃请喝交杯酒!”

明帝与茗容端起酒杯,左右手臂相交,仰头 一饮而尽。

湮儿,对不起,是我无能,是我负了你,你 是我明帝永生永世都无法还清的情债!

地牢

红湮失魂落魄得跌坐在地上,目光呆滞,日 落的余晖透过小窗洒落到红湮的脸颊上,映 得通红。

红湮沉吟道:“明帝,你为何要负我?既然 给不了,为何要承诺!”

这时,侍卫的声音传来:“参见魔王!”

魔王命令道:“打开!”

随即,关押红湮的牢门被侍卫打开了。

“你们都下去!”魔王遣散随从的侍卫。

“是!”侍卫退下。

魔王走到红湮眼前,居高临下地蔑视着红湮 ,说道:“想必你便是妖族公主红湮吧?哦 ,不对,如今赤狐一族已不再是妖族王室, 所以你也不再是什么妖族公主了!”

红湮抬眸看向魔王,眼里充满敌意。

魔王嘲讽道:“你知不知道你今日闯了什么祸 ?”

红湮嗤之以鼻:“祸?我只是做了我该了做的 ,何来的闯祸!”

魔王倏然严肃:“今日是本王明儿与容儿的大 喜之日,本来是桩高高兴兴得喜事,却被你 如此一闹腾,不仅让本王与茗将军颜面尽失 ,还成了别人茶余饭后的闲话,你说这不是 闯祸吗?”

红湮反驳:“是明帝负我在先,怎能怪我不仁 义?”

“负你?呵,笑话,你是有几分姿色,可是 你有几分权利?在我魔族眼中,有权才能站 住脚跟,才是一切,若是你还是妖族公主, 兴许本王还能考虑半分,可如今你只是一个 什么都没有的废物罢了,若是没有手中没有 权,就休怪明儿负你,而茗容她的父亲是魔 族大将军,手握兵权,又对魔族忠忠耿耿, 若是能将他的女儿拴在身边,那她父亲更会 死心塌地为本王卖命,而你却什么也不能为 本王做,换而言之,妖魔殊途,自古以来便 有不成文的规定,人妖魔神龙鲛巫七族不得 通婚,更不得有后人,所以,你就别痴心妄 想了,你跟明儿是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 魔王的话字字碾压着红湮本已脆弱的心,“ 若是你能答应本王日后不再纠缠明儿,本王 便可放你离去!”

良久,红湮开口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 让我再见他最后一面,见完从此我便与他再 无任何牵绊,形同陌路!”

“好!”

那一霎间,红湮的心心如死灰,感觉再也不 会死灰复燃了,她明白她已然彻底对明帝失 望了,只剩下恨与嘲。

凉风瑟瑟,吹动了红湮破旧的衣角,吹散了 红湮背上的长发。

“湮儿…”明帝的声音微微颤抖,又怕又喜 。

红湮看着眼前这个身着红色喜服的男子,今 日的他多英俊潇洒啊,可这身喜服却不是为 她而穿的,曾经的海誓山盟,就这般被轻易 摧毁,毁的面目全非,是多么讽刺的事啊!

“你不用再叫我湮儿,你不配!”红湮的声 音极冷,目光也是极寒,“明帝,从今以后 ,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 你我再无任何瓜葛!”

“湮儿,对不起,你别这样,是我负了你, 都怪我无能,是我配不上你……”明帝除了 道歉还是道歉,他希望道歉能让红湮减轻对 他的恨。

“够了!明帝,你知不知道我如今已经一无 所有,无家可归了?你知不知道在我最落魄 最绝望的时候多希望有你陪着我?这些你都 不知道,你只知道你的魔族,只知道魔族的 利益,魔族对你来说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 连我都可以义无反顾得抛弃,重要到曾经的 海誓山盟也要不顾一切得摧毁吗?”红湮字 字句句都扎痛着明帝的心。

“因为我是魔族魔王的儿子,我没有选择的 权利,我这一世的使命便是要护魔族子民周 全,我也很想与你在一起,我也很想履行曾 经对你的承诺,我也很想与你携手到老,可 是…我能怎么办?几日前,父王他跟我说妖 族大乱,不仅赤狐族一夜陨落,而且赤狐一 族被虎族下令满门抄斩,包括你,可我不信 ,便向你传去了几封风信,却毫无音讯,至 此我以为你真的…”明帝眼里满是真诚。

“明帝,你看着我,告诉我你…至始至终到 底有没有想过要与我在一起过?”红湮直直 得盯着明帝眼睛,容不得明帝说半分谎。

明帝:“湮儿,你相信我,我至始至终都只想 与你一个人相伴到老,只是没有想到…我父 王会让我真的娶茗容,若我不娶茗容,我父 王他便要将我母妃送入焰狱之谷关押,焰狱 之谷可是魔族关押犯人的牢狱,里面尽是吃 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我怎么能让我母妃受那 般苦,所以…我才不得已要娶茗容的!湮儿 ,你一定很恨我吧!”

“我不只恨你,我甚至想杀了你,我曾经说 过,你若真负了我,我便会杀了你!”红湮 倏然从幻囊里唤出她的宝剑,毫无预防得架 在了明帝的脖子上。

“若杀了我能平息你心中的愤怒,那就杀了 我吧!”明帝缓缓闭上了眼,等待红湮动手 。

“杀了你又能怎样,我怕杀了你我根本无法 活着走出魔族,我还有家族使命在身,我才 不会这般糟蹋自己的性命!”红湮收回剑, 从怀中掏出一根玉笛,递给明帝,“这是你 给我的定情信物,如今你我已恩断义绝,就 不必再留着这玉笛了,这玉笛便还给你,呆 在地牢的那些时辰,我想明白了很多,也想 看透了许多,既然你我是有缘却无份,那权 当你我不曾相遇相识,做一个陌路人这样对 你对我对茗容都好!”

明帝试图挽留:“湮儿…”

“你不必再说,我不会再来找你,那些誓言 便不再当真,我不曾与你相遇,你也不曾负 我!明帝,祝你与茗容幸福,再见陌路人! ”红湮转身那一霎间,泪水决堤,眼泪止不 住的往下流。

再见了,她曾经爱过的陌路人,望日后她不 在你身边的日子,陌路人你能好好的!

…………

张若素迫不及待得追问结果:“那之后呢?红 湮去何处了?”

叶芷:“之后,红湮并没有复仇,兴许经过那 次爱情的背叛,她想通了,仇恨只能是牵绊 ,是毒瘤,她并不想生活在只有仇恨的日子 里,所以她选择忘记,选择宽容,选择原谅 ,选择隐匿,不再参与世间纷争!”

张若素略有一惊:“不再参与世间纷争?所以 ,她选择了隐世,放弃赤狐一族的复兴使命 ?”

叶芷颔首:“恩,只是本已退隐的她,有次 上山采药时救了一只受伤的白狐,而白狐心 存感激,便想以身相许常伴在红湮左右,红 湮起初不愿,白狐便以报恩的借口待在红湮 的木屋,常常为红湮烧饭做菜,洗衣整理内 务,白狐为人心善,模样甚是清秀,时日一 久,红湮便也喜欢上了白狐,后来便与他成 了亲,再后来就怀了明狐,所以这白狐才是 明狐的父亲!”

“可明狐为何没见过他父亲呢?还有之后他 母亲究竟经历了什么?”张若素的疑问重重 。

“其实明帝一直都用幻术偷偷得看着红湮, 看着她与白狐的一颦一笑,看着她与白狐的 恩爱举止,他很嫉妒,嫉妒地快要发狂,可 从他与茗容拜堂那刻起就注定他再也没有资 格去爱红湮了,直到那夜,他喝了很多酒, 试图将自己灌醉,麻痹自己不要再去想再去 看红湮,最后醉成了一滩烂泥,可嘴里还是 不停地念着红湮的名字,却被正伺候他的茗 容听见了,心生愤恨,她不明白为何他还是 放不下她,难道真的要杀了她,他才会放得 下吗?就在那夜,茗容打听到今夜子时会有 场天劫降临于凡间,看着醉的不省人事的明 帝她心生恶念,随即从明帝那里偷出了那根 玉笛,使用魔法从那根玉笛里抽出一丝属于 红湮的气息,等到天劫出现时,将这丝气息 与天劫的天雷融合,随即,偷用魔族禁术强 行改变天雷的轨迹与目标,使七道天雷全部 劈向红湮所住之处!”

“而那时的红湮身怀六甲,本是大喜之事, 可没想到竟被天劫打断,这场天劫让她与白 狐都手足无措,白狐为了让红湮存活,便替 她挡下了一道天雷,失了性命,可剩下的五 道天雷依然追着红湮不放,而红湮毕竟有孕 在身,不可大动,一不留神便被一道天雷劈 中,这一道天雷竟使红湮突然腹痛,若不能 及时诞下明狐,明狐便会死于胎中,于是红 湮用妖元强行诞下了明狐,只是明狐受天雷 的影响封住了妖元,所以才无法吸取精元, 也无法修炼真身,而红湮诞下明狐后,便妖 元耗尽,又被五雷轰顶,当场灰飞魄散。”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334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