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时光匆匆皆是你 第六十八章 吃醋的女人

一大早雷伊诺被雷爸雷妈的争吵吵醒。平时总说小吵怡情的两个人,突然在这一天上演了大吵伤身。

场面一度失控,雷伊诺着实被两人吓到。以往很少会触发泪腺的她,一下子眼泪夺眶而出。

“爸妈,停下!停下?!发生什么事情了?”

雷爸的一撮头发被雷妈抓得牢牢的。

其实看上去雷爸还是让着雷妈的,但雷妈却眼露凶光。

“离婚!我就和你离婚!”

不知道为什么“离婚”这两个字对于雷爸来说似乎已经麻木。他丝毫没有震惊的感觉。

但对于雷伊诺来说,这是她从未切身经历过的。从小到大,班中同学有些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每每与他们接触她都会去保护他们那外表坚强但十分脆弱的内心。她总会以自己乐观的心态去影响着这些孩子关爱着他们。时至今日却没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危机。同学们都很羡慕她有如此善解人意又懂得给与她空间的父母。

可想而知这两个字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雷伊诺被吓到,她跑到客厅一边拨打着大爷大妈家的电话一边让自己强装镇定。

“都停下,如果打架有用,你们最应该打的就是我!是我耽误了你们!”

“你别掺和,回屋里去!”雷爸从来都没有呵斥过雷伊诺,而今天他却做到了。

“是我不该出现,都是我的错!”

雷伊诺含泪冲回屋内。

雷爸雷妈虽然消停了,但雷伊诺却感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明天我们就去。”

“好。”

于是一个身影就这样跑出了雷家。

“难道我就这么不重要吗?”

雷伊诺自言自语。

不知不觉她跑到了很熟悉的巷子口,那个巷子看起来好像通往深渊,她不自觉的往前行走,却也不自觉的将身体后仰。

她的排斥和不可抗拒矛盾至极的内心让她又一次将敏感的自己释放。

还记得心理学上有一个名词:“外向孤独症”。或许雷伊诺现在已经渐渐的将自己不得不被这种病症困倦。

不知道是否愿意承认,原来每个人都可以在一个人心中成为很重要的存在,也可以在一个人心中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

深渊的最暗处有一个身影在慢慢从尽头那边走来,感觉那个人是如此轻松的大步向前。

那个人是个披着天使白衣的恶魔,他对她十分的好,他让她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而走廊两侧都是小恶魔们的热烈欢迎的掌声。“欢迎加入恶魔训练营,在这里你将渐渐发现自己的劣根性并且去学会接受它让它变成保护你的武器。”

那个披着天使白衣的恶魔一直牵着她的手,一步步靠近深渊大门,但后面她空置的手被紧紧抓牢。两个人你来我往拉扯着雷伊诺。

“别去,有我在,不论怎样我都会相信你,陪在你身边。”这个声音好耳熟也很温柔。

通过她已经模糊的视觉看到那个高高大大俊俏的面孔。“你知道吗?没有人在乎。”

“你知道吗?我在乎!”

这句话将雷伊诺半身变为灰色,半身变为褐色。“如果你想到我,请记得来找我。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恶劣的事都有一个人一直都在。”

“这个人是谁?”是谁有那么重要吗?雷伊诺的心已经向他靠拢。他甩开恶魔的手,两侧的恶魔在撕扯着他俩却也不能阻挡她们逃离深渊的脚步。

“我想成为一个被需要而不是随意被丢弃的人可我发现这本身就是奢望。”

“这不是奢望,因为我知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幸福。记得还有我。”

一道曙光将雷伊诺的眼睛刺痛。

雷伊诺慢慢睁开眼睛,她的眼睛有些红肿,而那个说着“还有我”的人却不见了。

这时她才发现自己是在做梦,醒来时她蹲在三友苑的“小时光”树干下。

“原来那只是个梦。”她嘲笑自己,也想起那句老话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如果那是梦,我想永远沉醉其中,那个“还有我”我也想对你说如果可以真的希望你能在我身旁。”这么矫情敏感的想法已经在雷伊诺脑海中挥之不去。而那个在梦中对她说“还有我”的人却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爽朗的少年,面部不再是冰块脸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腼腆与娇羞。他定睛看着她。

“你怎......”

“就这样,就这样一直下去。”

他有些被她的举动惊讶到,但下一秒变将她紧紧搂入怀中。

不知过了多久,她渐渐适度松开了他与他的零距离靠近保持了一丝距离但还是搂着他。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吧。”

她抬起头望向辰斯奇。

“还好,不过你哭得眼睛都肿成核头仁了,到底怎么了?”

“你知道突然明白自己不被需要的感觉吗?”

“就像路边上随便捡拾的小狗,当你喜欢时,它们就很可爱很被需要。当你不喜欢或者没精力时就将它们置之不理一样吧。”

雷伊诺睁大眼睛看向这个镇定自若说着通俗易懂道理的辰斯奇。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对吗?因为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明白这个残忍的事实。你很奇怪为什么我孙莹莹,纪思思能走的这么近又这么远吧。那是因为小时候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就如同留守儿童一样,或者是宠物一样,被人想起时会积极去讨好主人但很容易被主人忘记或者说滞留在一旁。”

他瞟了她一眼。

“你不用惊讶,其实这都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就像我们都或多或少有些性格的偏执。那种不被需要没那么重要的感觉一直都在。但也是因为这样才让我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曾经告诉我什么叫做开心快乐的人,一个曾经告诉我什么叫做朋友又愿意走近的人。虽然那个人可能忘记了当时发生的事情,但我仍然记得,所以现在我懂得了关爱,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

“你经常来这里吗?”

“经常,因为这里有我在意的事情。”

“说吧,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爸妈说要离婚,我的话她们都不听了,我很难过,当时场面很混乱。我不得不承认原来自己这么自私,自私的在你们面前炫耀着爸妈的爱,自私的在你们面前表现着与爸妈的回忆,自私的将所有的一切都归功到爱我的爸妈懂我。对不起!原谅原先我的无心之过,对你们那些不经意间的伤害。”

“你个小呆瓜。”他将她再次搂入怀中,没有言语只有轻轻的安抚。

小时光的树枝上挂着一丝绿芽,那应该是新长的萌叶,不知是它被施了魔法还是怎样,雷伊诺有一刻错觉,觉得小时光瞬间长出枝枝蔓蔓来为两颗互相理解的心遮挡来自外部环境的疾风骤雨。

等小时光再次呈现出它本来的样子时,阳光洒在两人的脸上。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其实在乎你的人就算一时将你丢失也会拼命找寻你,而不在乎你的人无论你怎样表现都无法入眼。就比如现在在我面前脆弱的你,我敢保证雷爸雷妈肯定会来找你。”

“真的吗?我对她们真的重要的话就不会出现在这了。”

“在气头上的话怎可当真。”

“那她们还会离婚吗?”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觉,有些故事剧情并不是按照我们所期望的结局走向而进行,恰恰因为这种预料之外有合乎情理的结尾才会让人记忆深刻,或许每个电视剧都不一定会有真正的结局。就像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之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样。”

“别多想了,想得最多烦恼也就越多。来和我一起给小时光浇水吧。”

“你每天都来吗?”

“对啊,因为我不想错过属于我的时光。”

这话说的好像另有深意,但今天的辰斯奇格外的睿智与明朗。

一段欢乐颂的音乐响起,辰斯奇接到一个电话。雷伊诺没有去干扰他,接过电话后,他带她去了一个地方。

“如果有任何不开心的事情都发泄在这里吧。”

摩天轮成为了主旋律。

她惊奇他所了解关于她的一切,这个人把她懂得很深,甚至比她自己还要了解。

“还记得中考前大家一起坐摩天轮的场景,想到了那时在摩天轮上你在玻璃窗上写的字。”

“给你。”

一根棒棒糖出现。

“苦中一点甜,吃吧。”

她接受他的好意。

“答应我,如果之后还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不要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因为始终都会有个人一直在乎着那个变得多愁善感敏感的你。他向她承诺,就像棒棒糖一样一直都会陪着你。”

她向玻璃窗哈哈气,在窗户上写了一个清晰的“好”。

摩天轮就这样滚动着,每走一格都会牵动两颗真心。在那里她与他共同拥有着对于彼此的承诺与密语。

“伊诺,你在哪?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雷爸雷妈焦急的寻找着伊诺。

大爷大妈也动用帮忙寻找。

欢乐颂的声音又想起。

“走吧。”

“去哪?”

“送你回家。给你。”

“伊诺,爸妈知道错了,原谅我们好吗?我们一时冲动但并不是不爱你。”

“那你们还离婚吗?”

“不离不离。我们都爱你。”雷妈激动着在电话里好不顾及颜面在电话那头哭泣与内疚。

“爸妈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

雷爸抱住雷妈与雷伊诺,一家三口又恢复往昔。后来才知道原来是雷妈醋意大发,雷爸和她一起参加同学聚会,那天当年的情敌也出现了,雷爸映衬了一句别人夸情敌有气质的话,所以才大发雷霆甚至扯到离婚。

雷妈啊雷妈!女人啊女人!千万不要让女人吃醋,后果很严重!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1069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