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耽美同人

娶一送一:齐少转正攻略 第六十二章 花店失火,小茜身世

姜达笙自从听过苟萍的故事,对于爱有了更深刻的体会。苟萍一家已经去了四川,姜达笙和齐天去送行了。

苟萍还是像第一次见到的那样,戴着俏丽的假短发,笑容依旧灿烂,她拥抱了一下姜达笙。

“达笙,希望你和小齐能够相知相爱地走下去。”

因为齐天这几天在外省出差,齐佑安也参加了幼儿园的一个国外游学,姜达笙不想一个吃饭,就和小茜一起去一家知名的火锅店涮锅。

她们关好店,到火锅店的时候正是饭店点,火锅店外排起了长队,两人长叹一声。

“达笙姐,要不我们换一家店?”小茜问道。

姜达笙看了看附近的店铺都排起了队,咬咬牙:“我们都排了一半了,别的店也要排队,还是等等吧。”

小茜握起了拳头:“好吧,为了美食,饿一饿肚子能吃更多。”

这样一弄等到两人吃完饭的时候就已经快9点了,姜达笙和小茜要分开走,小茜就住在花店二楼的一个房间里。

“达笙姐再见。”小茜打了个饱嗝说道。

“再见,注意安全啊。”

姜达笙回到家没多久,就接到了小茜的电话。

“达笙姐,不好了,花店起火了!”

姜达笙闻言又拿起包出门,她让小茜不要慌,等她来。

到了花店,姜达笙才发现现场火势凶猛。大火和浓烟正从二楼的一处临街窗户冒出,火势已经蔓延到了三楼窗台。多辆消防车也来到现场救援,不少市民在周围围观,公安交警设置了警戒线。

“这是城区商业较为繁荣的所在地,一旦火势蔓延,后果不堪设想,大家处置要快,救援力量也要备置充分,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够,快去再调人。”一个消防长官样子的人在现场说道。

随后,现场又来了2辆消防车,10多名消防官兵。

“小茜。”姜达笙找到了在一边吓得脸色发白的小茜。

“达笙姐。”小茜看见姜达笙连忙和她搂在一起。

“花店老板来了没有!”

“我就是。”姜达笙走上前。

“现在起火的地点你知道是哪里吗?”消防官兵问道。

“是花店的库房。”小茜急忙说道。

“那里面都放了什么东西?”

姜达笙想了想回道:“屋子里面堆放了很多纸壳,塑料等花艺用品。”

在多支水枪的猛烈喷射下,消防官兵经过20多分钟的分离扑救,将大火成功扑灭。随后,消防官兵对失火房屋余火进行了清理,确定了无复燃的可能后撤离了现场。

大火扑灭后,姜达笙和小茜走进失火的屋子看到四件房间的其中两间损毁严重,屋内物品尽数烧毁,旁边的一间房间还好一点,鲜花和塑料花等很多都好好的。

“你好,我们是警察,来了解一下花店起火的原因。”两个警察走了过来。

“你好,失火的时候我不在,这是我花店的店员,她就住在花店,你可以问她。”姜达笙说道。

警察就问起了小茜花店起火的状况。

小茜还没缓过神来,一副心有戚戚然的样子。

“我本来吃完火锅回来准备回店里睡觉了,哪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店门虚掩着,我觉得有些不对,进去打开灯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东西被偷,我又跑到二楼,想在货房看看有没有丢东西。当我在失火的房间旁边的房间的时候,就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呼喊才发现隔壁起火了,火势来得太快了,我没办法只好跑下楼。”小茜懊恼地说。

“你有没有发现其他什么异常?”警察又问道。

“异常?啊,我想起来了,当时我看了一下起火的屋子,它的门是打开的,平时库房的门都是关上的,其他门都关着,只有它开着,而且我记得上楼的时候,所有的房间门都是关着的。”小茜说道。

“好的,谢谢你们的配合,我们会尽快调查出火灾的原因。”

“谢谢。”

姜达笙看着原来漂亮的花店变成了断壁残垣,心中难过。

“达笙姐,都怪我不够警觉,不然坏人一点不会成功的。”小茜低着头。

“你不用自责,要是你和放火的那个人真的碰上了,要是他伤害了你怎么办?花店烧了可以重建,人没事就好。”姜达笙安慰她,也是安慰着自己。

因为花店被烧了,小茜没有了住的地方,姜达笙就和她一起在她原来的房间收拾出一些还能用的衣物,让她先住自己家里。

姜达笙不知道是谁放的火,她躺在床上有些无法入眠,她发了一个朋友圈,写上:再见我的花店,顺便附上了她拍的现场照。

姜达笙的微信里联系人很少,时间很晚了,大家应该都睡了,不过她刚放下手机,很快就有人发了信息给她,是苟萍。

“是意外?”

姜达笙想了想:“或许不是。”

苟萍很快又回复了一句话。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送你一首歌。”

姜达笙点开歌曲链接,是Badfinger的《Carry on till tomorrow》。

姜达笙静静躺着,听着耳边的歌曲。

Carry on till tomorrow

坚持到明天

In younger days, I told myself my life would be my own

在年轻的日子里,我告诉自己我将有属于自己的生活

And I'd leave the place where sunshine never shone

并离开这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rising sun

我的生命没有时间等待,当我看见升起的太阳那时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它又一次告诉我必须坚持下去

Carry on till tomor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坚持到明天,没有理由再回头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坚持到明天……

Carry on till I find the rainbow's end

让它坚持到我找到彩虹的尽头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setting sun

我的生命没有时间等待,当我看见西下的夕阳时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它又一次告诉我必须坚持

………………

For my life's too short for waiting when I see the setting sun

我的生命没有时间等待,当我看见西下的夕阳时

Then I know again that I must carry on

它又一次告诉我必须坚持下去

Carry on till tomor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坚持到明天,没有理由再回头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坚持到明天……坚持到明天……坚持到明天……

………………

Carry on till tomorrow, there's no reason to look back

坚持到明天,没有回头的理由

Carry on, carry on, carry on

坚持到明天

好吧,坚持到明天。

第二天一大早,姜达笙就接到了电话轰炸,薛珠,李江,都打了电话问花店起火是怎么回事。姜达笙和他们解释了一番,李江和警局有熟人,他表示会让对方好好查一查。薛珠则有些担忧,她觉得可能是秦家母女做的。

姜达笙不排除这种可能,比较她和她们不久前才闹了矛盾,不过一切还是看最终的结果。

姜达笙和小茜现在是无业游民了,两人凑合着弄了一顿午饭,正吃着呢,就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去三天的吗?”姜达笙被玄关处换鞋的齐天吓到了。

姜达笙接过他的公文包,齐天走进来:“我看到你的花店被烧了,这是怎么回事?”

姜达笙正要说,小茜走了过来:“达笙姐,呃,姐--”她想起来只在姜达笙面前叫齐天姐夫,本人面前还没叫过,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姜达笙看看齐天:“就叫姐夫吧。”

小茜从善如流地叫了一声:“姐夫。”

姜达笙和齐天解释:“花店被烧了,小茜暂时没地方住,我就先让她住客房。”

齐天点头:“家里的事情你做主就好。”

“吃饭了没有,我们正好在吃午饭,我去给你盛饭。”姜达笙问齐天。

齐天拉住她:“不用忙了,我在飞机上吃过了,你吃好到书房来,我们聊聊。”

姜达笙知道齐天要和自己了解花店起火的事情,她和小茜吃完饭,准备洗碗的时候被她按住。

“达笙姐,你去找姐夫吧,碗我来洗就好。”

就这样,姜达笙进了书房。

“怎么不打电话给我?”齐天问道。

姜达笙有些心虚:“我怕影响你工作,况且你也很快就会回来的。”

齐天叹气:“达笙,我真希望你再多依靠我一点。”

姜达笙看了看齐天,走过去搂住他的腰:“我是心疼你啊,又要忙工作,还要担心家里的事情,这几天你肯定都好好休息。”

齐天无奈:“好了,那你和我说说火灾是怎么回事?”

“我怀疑是有人刻意放火的。”姜达笙说道。

齐天的眼神一凛:“这件事情交给我来查。”

姜达笙点头,既然齐天已经回来了,那她也不矫情,毕竟齐天比自己办事效率高多了。

“那个叫小茜的姑娘是什么地方来的,你知道吗?”

姜达笙不防齐天说到了小茜身上,以为他怀疑小茜,连忙说道:“不会是小茜的,这个我有信心。”

齐天搂着姜达笙坐在一旁的小沙发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他像我知道一个人。”

姜达笙抬起头:“什么人啊?小茜是从N市来的,她是N市人,你怎么会见过她一个小姑娘呢?”

齐天听到N市,眉头一挑:“果然是她。”

“什么果然是她啊?小茜到底是谁。?”姜达笙一头雾水。

“她很有可能是N市宋家的女儿。”齐天说道。

“宋家?宋家是?”

“你知道知名连锁酒店皇羽吧?”

“你是说?”姜达笙睁大了眼睛。

“没错,皇羽就是宋家的产业,几年前我和宋家曾经合作过,当时参加酒会,宋先生身边带的就是他的女儿宋茜,不过那个时候她年纪不大,穿着打扮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导致我一时没想起来。”齐天说道。

姜达笙没有想到自己身边的爱吃爱玩的小丫头居然有这么显赫的背景。

“那她为什么会流落到S市呢?”

齐天也不解:“我听说宋家这个小丫头高考完就离家出走了,因为是留书出走,报警也没用,也该有快一年了吧,她家里一直在找她。”

姜达笙没有想到小茜居然是离家出走的,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这样不可呢?

“你想怎么做?”

齐天抿了抿嘴:“我和老宋的关系不错,既然知道了她女儿的下落,我就不能知情不报。”

姜达笙明白齐天的苦衷。

“哐当。”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玻璃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齐天和姜达笙脸色一变,急忙打开门。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来是想给你们送水喝的。”小茜低着头,跪在地上捡玻璃碎片。

“别用手,等一下拿扫把收拾,小心伤到手。”姜达笙拉着小茜站起来。

“你听到我们的话了?”

“嗯。”小茜局促地扭着手指。

她抬起头看着姜达笙:“达笙姐,不要告诉我爸爸我在哪里好吗?”

小茜知道,只要姜达笙同意了,齐天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小茜,为什么呢?如果和父母闹矛盾,也不能离家出走啊,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流落在外,很危险的。”姜达笙劝她。

小茜眼里的光暗了下去:“我不想回家。”

姜达笙知道没有办法一时间改变一个成年人的想法,她和齐天对视一眼。

“我可以不告诉你爸爸。”

小茜欣喜地看着姜达笙。

“不过,只是暂时的,我给你三天时间好好想想,三天后我们再联系你爸爸。”

姜达笙说完看小茜的反应不是很大,就拉着她的手说道:“这几天希望你好好想想。”

宋茜在开始就很平静,姜达笙看着她失去了往日的活力,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

可是没想到到了第三天,宋茜跑了。

姜达笙看到佑佑的狗粮吃完了,就去超市给它买一些,顺便买一些菜回来。

等她一回家,就发现客房的门开着,里面宋茜的东西都不见了。姜达笙心里咯噔一下,打电话给齐天,齐天连忙派人去找。姜达笙去超市的时间不长,走之前宋茜还在家的,说明她走不远。

姜达笙想到以前和宋茜聊天,她说过因为自己没钱,所以去哪里坐大巴,没错,她一定会去客运中心搭车离开。

姜达笙不想干等着,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往客运总站敢,一路上她焦急地催司机师傅快一点。

等到了客运中心,姜达笙四处打量,就看见一个背着包的女孩子在排队买票,那个包是姜达笙送给宋茜的。

“小茜!”姜达笙喊了一身。

宋茜回过头看见姜达笙,脸色一变,连忙推开人群往车站外面跑。

“小茜,你别跑了。”姜达笙跟在后面追。

宋茜要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轿车正好开了过来,姜达笙的心都要跳出了胸口,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一把拉过宋茜,两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啊。”姜达笙感觉自己的左手一片又麻又痛。

“达笙姐,达笙姐,你没事吧?”宋茜看到姜达笙为了救她摔得不轻担心地问道。

姜达笙抬起左手,才发现手臂外侧擦伤了。

“达笙姐,你流血了,都怪我,你不应该救我的。”宋茜想到自己劫后余生还连累姜达笙受伤,呜呜地哭了。

姜达笙坐起来:“那你还跑不跑了?”

“不跑了,我不跑了,达笙姐,我们先去处理一下伤口吧。”宋茜哽咽着扶起了她。

去医院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擦伤,姜达笙给齐天打了个电话,她没有说自己受伤的事情,只说了宋茜已经找到了,让他不用再派人找了。

姜达笙和宋茜回了家,放下包,姜达笙把她叫到身边坐下。

“小茜,既然你叫我一声姐姐,我能不能问问你为什么不愿意回家?”

宋茜面色沉静:“家?其实那个根本就不是我的家了,我在不在都无所谓吧。”

姜达笙没有想到宋茜对自己家庭居然这么痛恨,都不愿意承认它。

“我爸爸不是土生土长的N市人,他其实是D市人,他以前和我妈妈在D市相知相爱,两人从大学走入婚姻,婚后爸爸辞掉了原来国企的工作开始创业,很长一段时间家里都靠妈妈支撑,很快妈妈就怀了我,因为太过劳累,妈妈生我的时候身体已经不是很好了 ,后来她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死了,爸爸就一个人带着我去了N市。我们两个人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除了没有妈妈的陪伴,我一直都很幸福,爸爸的生意也越做越大,可是在我9岁那一年,那个女人来了。”宋茜咬牙说道。

“那个女人是谁?”姜达笙问道。

“那个女人就是我现在的继母周丽云,她在我9岁生日那一天被我爸爸带进了家门。为什么我爸爸要在我一年才一次的生日上带那个女人来,他难道忘记我妈妈了吗?他怎么可以忘记我妈妈。每年生日,他都会和我讲妈妈的事情,告诉我妈妈是因为我才走的,她有多爱我,如果不是妈妈把所有的积蓄都给爸爸创业,他能像今天这么成功吗?还有妈妈的死他也要占很大一部分责任。如果不是为了支持他,妈妈不用在怀孕的时候还要做几份工作,最后拖垮了身体。所以我恨我爸爸,恨他明明在我面前装作很爱妈妈的样子,转眼就娶了其他的女人,我也恨周丽云,恨她抢走了我妈妈的位置,享受着她原本拥有的荣华富贵。”

姜达笙听到宋茜的话,明白了这就是因为再婚家庭而存在的父母子女隔阂。

“最终导致我想要离开那个家的原因就是那个女人给我爸爸生了一个儿子。哼,当初他们两个说的多好听,只会有我这么一个女儿,熬了几年还是熬不住了,怀了孕还眼巴巴地来和我解释。他们为什么要用那种满怀歉疚的眼神看我,不是他们自己说不会再生孩子的吗?我从来没有说过让他们不要生孩子,现在怀孕了还要来恶心我,我就像一个恶毒的继女,不让爸爸和继母好过一样,可是孩子还不是照样出生,或许在我爸爸心里,儿子才是继承香火的人吧。”宋茜冷笑一声。

姜达笙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从宋茜的口中,她与家里的关系已经下降到一个冰点了。

“小茜,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导你,毕竟我不是你,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不过我想对你说,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爸爸,后来知道了也并不想去相认,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冷血无情,自私自利的人,可是在齐天的嘴里,你的父亲宋先生的的确确是一个爱孩子的爸爸,他这段日子一直都在找你,我想齐天是不会看错人的,你愿不愿意和宋先生见一面,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开了,即便你恨他,也可以当面把话说清楚,如果你实在没办法原谅他,我可以帮你。”姜达笙开口。

宋茜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点点头。

“达笙姐,我相信你。”

晚上齐天回来,姜达笙和他说了宋茜愿意和宋先生见面的事情,齐天和宋先生打了电话。

齐天发现姜达笙的手臂受了伤,紧张道:“怎么回事?”

姜达笙简单的把事情说了一下。

齐天不悦:“如果这个丫头是我的女儿,非得好好教训一下她不可,太会惹麻烦了。”

姜达笙笑着说他心眼小。

第二天宋先生宋强就来S市了,他的太太,宋茜的继母周丽云也跟来了。

齐天约他们到一个私密性强的地方和宋茜见面。

“小齐,小茜在哪里?”宋强一进包厢就急忙问齐天。

“宋哥,你和周姐先坐下。”

宋强和周丽云闻言只好先坐下。

“宋哥,小茜现在在医院。”

“什么?小茜怎么会在医院,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周丽云焦急地问道。

“在哪个医院,快带我们去看她。”宋强坐不住了。

“你们放心,就是在知道你们要来之后逃跑扭伤了,不严重。”齐天说道。

“逃跑,她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们吗?”宋强喃喃地说。

“宋哥,现在的问题是小茜不愿意见你们,不然还会不计代价地逃跑。”齐天叹气。

“强哥,这么办啊?”周丽云忽然掩面哭了起来。

齐天看着面前泄气的两个人说道:“强哥,我知道你对小茜可以说是很在乎的,而周姐也不像是假意要讨好继女,为什么你们的关系会闹得这么僵呢?”

宋强这段时间为了女儿离家出走的事情身心俱疲,他就是想不通啊。

“我不知道啊,该给她的我从来不少给。”

“不用你们假惺惺地在这里作戏!”包厢的门被推开,宋茜和姜达笙走了进来。

“小茜。”姜达笙头疼,今天本来就是她和齐天说好了做一场戏,让宋茜在不在场的状况知道父母对她的态度,没想到来得早了一点。

“小茜,你的脚没事了?”宋强看到女儿脸色才高兴起来。

“你们巴不得我死在外面,好给你们的宝贝儿子留家产吧!”宋茜恶意地说。

“小茜,你怎么可以这么想?我和你爸爸这几个月很但心你,怕你在外面吃不饱受欺负。”周丽云想要拉宋茜的手,却被她躲开。

“别碰我,如果没有你,我和爸爸还是好好的,爸爸也不会忘记妈妈,我恨你们。”

“你是因为这个才恨我们?不是因为你弟弟吗?”宋强问道。

“弟弟?你和这个女人生多少孩子从来就不是问题,我只在意地是你对妈妈的背叛,你忘记了以前每年你都会对我说你有多么爱妈妈,遇到了这个女人之后,你从来也没有在我生日的时候提到过妈妈了。”宋茜恨死了爸爸。

“小茜,和爸爸回家吧。”宋强恳求她。

“家,哪里是我的家,我不回去,你死了这条心吧,就当没有我这个女儿。”宋茜转身就要走。

“小茜,别走,别走,我就是妈妈呀,我就是你妈妈!”周丽云说完这句话,再也克制不住地掩面哭泣。

宋强抱住她:“丽云。”

姜达笙和齐天被这神转折给惊呆了,周丽云就是宋茜的妈妈?

“你胡说,我有妈妈,我妈妈早就死了,不许你冒充她。”宋茜一脸不相信。

“小茜,是真的,丽云就是你的妈妈。”宋强叹气。

宋茜彻底愣住了,她摇着头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你们都在骗我,你们就是为了让我回去才这么说的对不对,一定是这样,我不会上当的。”

宋强看着宋茜:“小茜,你妈妈确实在生你的时候大出血,但是医生把她救回来了。你妈妈,就是丽云,一直照顾你到八个月,有一天你晚上发起了高烧,我又出差不在家,她只好自己开车去医院。当时天下着雨,看不清楚,你妈妈又着急,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下班的女人。她本来想把人送到医院,可是你在车里不停地哭。你要去的儿童医院和送人抢救的市医院是相反的方向,你妈妈怕你烧坏了,只能扔下那个重伤的女人。当时她从家里出来太慌乱了,根本没有带手机,所以等到把你送到儿童医院,给你看完病,那个女人就死了。等我回家的时候,你妈妈已经被抓走了,法院酌情判了8年。”

“那她回来了,你们为什么不说?你们为什么还瞒着我?”

“我当年知道自己要坐牢了,不想让你背负着一个杀人犯女儿的身份长大,所以就让你爸爸带你离开D市,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快快乐乐地长大。因为我的父亲就是一个杀人犯,我知道世人的眼光是怎么样的,即便你没有做错什么,杀人犯孩子就是原罪,我不想让你也受到别人的指指点点。后来我被放出来,到了N市和你爸爸相聚,当时我们就想好了,既然你一直以为妈妈已经走了,那么我们也不想告诉你当年的真相,我是为了你去坐牢的,我们舍不得你难过,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这么恨我和你爸爸。”周丽云脸上是一片痛苦的神色。

姜达笙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唏嘘,让原本可以幸福的一家,都痛苦了10几年。

文章内容不代表网盟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maea.org/dmtr/show/106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